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絲絲紫色的空間 > 博客
1元甩賣子公司股權!這家"傳奇"游戲公司斷臂求生
2020-09-16 10:04:12 | 股權 , 游戲公司
(原標題:1元甩賣子公司股權!這家“傳奇”游戲公司斷臂求生)

曾因《全民奇跡》《藍月傳奇》等游戲產品而獲得不菲收入游戲公司愷英網絡,如今走到“斷臂求生”的境地。

目前,愷英網絡擬將持有的浙江九翎股權回轉給原股東一事,有了實質性進展。公告最新公告稱,已與原股東達成和解,擬1元轉讓浙江九翎股權。

愷英網絡擬1元轉讓浙江九翎股權

9月15日晚間,愷英網絡公告,公司全資子公司上海愷英以1元的價格,向周瑜轉讓所持浙江九翎70%的全部股權,公司將不再持有浙江九翎股權。

愷英網絡稱,浙江九翎存在多起未結重大仲裁訴訟案件,判賠金額已達22.9億元,且經評估公司評估,浙江九翎評估價值為-20.6億元。此次股權轉讓后,公司無需投入大量資源應對法律糾紛,預計會對公司產生積極影響。

1元甩賣子公司股權!這家傳奇游戲公司斷臂求生

1元甩賣子公司股權!這家傳奇游戲公司斷臂求生

2018年5月、6月,愷英網絡全資子公司上海愷英與浙江九翎”)股東周瑜、黃燕、李思韻、張敬先后簽署《股權轉讓協議》及補充協議,上海愷英以10.64億元人民幣收購浙江九翎70%股權。

距離收購尚未滿兩年,愷英網絡即將所收購股權返還給原股東。對此,愷英網絡表示,浙江九翎在被上海愷英收購后發生多起重大仲裁訴訟案件,至今無法解決,并可能導致浙江九翎未來無法持續經營。

上海愷英分別于2020年8月10日和2020年8月12日向上海一中院提交了《民事起訴狀》,要求原股東履行業績補償義務及相應的利息損失、本案的律師費、訴訟費和保全費等,上海愷英于2020年8月13日收到上海一中院分別于2020年8月11日和2020年8月13日作出的關于上海愷英訴周瑜、李思韻股權轉讓糾紛的《案件受理通知書》和上海愷英訴黃燕、張敬股權轉讓糾紛的《案件受理通知書》。秉承友好協商的精神,周瑜、李思韻希望與上海愷英之間就浙江九翎業績補償糾紛達成調解方案。

天眼查數據顯示,愷英網絡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1月,注冊資本約21.5億人民幣,法定代表人為陳永聰,公司經營范圍包括計算機領域內的技術開發、技術服務等,于2015年在A股上市。

浙江九翎或面臨超80億巨額索賠

1元轉讓控股子公司股權背后,是浙江九翎面臨國際仲裁的巨額索賠。

過往公告顯示,傳奇IP與浙江九翎于2017年11月共同簽署了《熱血傳奇HTML5游戲許可協議》。根據協議內容,浙江九翎可于中國使用傳奇IP與第三方共同擁有的熱血傳奇知識產權于HTML5游戲中的開發和應用等。作為交換,浙江九翎應支付傳奇IP授權費、最低保證金,并按約定比例支付月度分成款及一次性獎勵金。

2018年4月10日,此后,傳奇IP簽署《授權證明書》,授權浙江九翎開發的HTML5移動游戲“龍城戰歌”發行和運營的權利。但2018年年底,傳奇IP提起仲裁,要求浙江九翎向其支付1.71億元,理由是“浙江九翎未按照約定支付最低保證金、月度分成款和一次性獎勵金等為由”。

雙方IP糾紛不斷發酵,仲裁僵持不下,傳奇IP便兩度提高索賠金額。直到2019年12月18日,傳索賠金額提高到76.62億元。

愷英網絡披露的仲裁進展還顯示,浙江九翎及德清盛樂應向傳奇IP支付未付的授權許可使用費等合計5.02億元。兩項費用相加,已經超過80億元。

而目,愷英網絡市值還不到60億元,遠遠不夠訴訟賠償金。

在此背景下,愷英網絡曾于今年4月2日公告稱,為了妥善解決上海愷英與原股東的糾紛,且鑒于浙江九翎存在多起未結重大仲裁訴訟案件,可能在未來無法持續經營,上海愷英與原股東計劃簽署股權轉讓終止協議,約定原股權轉讓協議及相關協議終止履行,上海愷英將其持有的浙江九翎股權返還給原股東,原股東向上海愷英返還股權轉讓價款9.61億元。

“斷臂求生背后”:凈利暴跌1100%

回轉面臨巨額索賠子公司的股權背后,是愷英網絡困境重重的經營現狀。

目前愷英網絡主要以游戲業務為主,開發并運營了《摩天大樓》《蜀山傳奇》《全民奇跡MU》《王者傳奇》《敢達爭鋒對決》《戰艦世界閃擊戰》《藍月傳奇》等多款游戲。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愷英網絡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3.4億元、27.2億元和31.3億元,凈利潤達到6.5億元、6.8億元和16.1億元。

然而2018年全年,愷英網絡實現營業收入22.84億元,同比下滑27.13%;實現凈利潤1.74億元,同比下滑89.17%。

1元甩賣子公司股權!這家傳奇游戲公司斷臂求生

2019年全年,愷英網絡共實現營收20.37億元,同比上年下降10.81%;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達-18.51億元,同比下降1161.26%。

愷英網絡方面對此表示,公司控股子公司浙江九翎涉及合計約80億元的國際仲裁主張,目前已進入開庭審理階段。

除此以外,受我國移動游戲市場增速放緩、行業監管環境趨嚴、產品上線不達預期等綜合因素的影響,被投資公司浙江盛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盛和”)2019年度營業收入及利潤均出現較大幅度的下滑,估值預測下降。

對此,愷英網絡對上述兩家公司計提商譽減值,且經商譽減值測試,2019年對浙江九翎全額計提商譽減值準備9.55億元,對浙江盛和計提商譽減值準備11.49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浙江九翎在被愷英網絡收購時曾有業績對賭,浙江九翎承諾2018年—2020年凈利潤分別不低于1.9億元、2.2億元、2.9億元。而2019年,浙江九翎虧損4503.73萬元。

據北京商報,資深游戲行業從業人士孟爾認為,愷英網絡意欲與浙江九翎剝離并不難理解,“首先傳奇IP的授權問題一直以來都較為復雜,浙江九翎所背負的訴訟損失遠超愷英網絡市值,從長遠上看,子公司的業績也已難達到當初的預期,只能忍痛斷臂求生”。

就二級市場表現來看,這家國內著名游戲運營商曾經是10倍大牛股,但在業績連續下跌之際,該公司的股價也一路走低。

從2017年末的高點19.19元跌至9月15日收盤的5.39元,跌幅近72%,期間市值蒸發近300億元,而股價連續下跌也導致實控人王悅不斷將其所持股票補充質押。

1元甩賣子公司股權!這家傳奇游戲公司斷臂求生

現任董事長金鋒為浙江九翎實控人

愷英網絡似乎免去了可能的80億元的債務,但事實上,其現任董事長金鋒卻仍然跟浙江九翎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據報道,金鋒其實是浙江盛和、浙江九翎的實際控制人,是愷英網絡實控人王悅在資本運作方面最緊密的合作伙伴。

公開資料顯示, 2011年7月至2018年1月期間,金鋒歷任浙江盛和的產品經理和市場總監。2018年1月,金鋒被任命為浙江盛和總裁,全面統籌日常公司運營管理、研發項目管理。

1元甩賣子公司股權!這家傳奇游戲公司斷臂求生

同年7月27日,愷英網絡召開臨時股東大會,選舉金鋒為公司董事。此后,金鋒又先后被選舉為公司副董事長、聯席董事長。2019年3月20日,金鋒被選為愷英網絡的新任董事長。

2019年10月25日晚,愷英網絡實控人王悅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被上海市公安局批捕四個月后,愷英網絡發布公告:公司當日收到金鋒家屬送交的《通知函》,稱金鋒因涉嫌內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2019年11月14日,金鋒被取保候審。目前,金鋒依然擔任愷英網絡董事長一職,并不持有公司的股份。

來源:中國基金報 作者:王建薔